吴江市今朝化工科技有限公司,欢迎您的光临!
吴江市今朝化工科技有限公司
联系人:储建华
手 机:15995519292
电 话:0512-82071798
传 真:0512-63381968
地 址:吴江市平望镇通运西路10号
产品中心DETAIL SHOW

【2020电动汽车百人会】上汽集团朱军:创造更有

日期:2020-01-20 08:01 人气:

  1月10-12日,2020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在钓鱼台国宾馆隆重召开。本次论坛围绕“把握形势 聚焦转型 引领创新”主题,邀请政府有关部门和汽车、能源、交通、城市、通讯等领域的行业机构和领先企业代表,就行业、企业、政策的转型与创新展开深度研讨。以下是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,朱军在本次论坛上的发言:

      

  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 朱军

  各位朋友,下午好!虽然我来自上汽集团,但是里边的一些观点不完全代表集团。一些想法:

  这个Gartner曲线最近很多人在用,一个新的技术出来从萌芽到成熟阶段会经历的一些过程,现在的时间点正好是去年补贴大幅度的退出以及国五、国六叠加的这些促销政策,引起新能源车销售第一次没有增长,过去都是以翻倍的速度来增长。对我们上汽来说也是这样,2018年自主乘用车将近10万辆的新能源车销量,去年大概只有五六万辆,因为有一些海外出口的情况,统计数据可能不一定一样。总的来看,到了一个拐点。接下来会怎么走?因为国家的规划是到2025年新能源车要占到25%,25%的比例按照我们的规模来看应该是年销量要到500万辆的新能源车,这个数量巨大。会不会达到这个目标?

  规划得再好,我觉得能不能实现,还是看这个技术有没有竞争力。如果在很短的时间内具备了很好的竞争力,可能会超越这个数字。如果没有优化,你规划的再好也没有用,除非用非市场的手段,比如更多的补贴或者更多的罚款。比如在欧洲,现在大家都觉得欧洲的汽车公司比中国公司还要推广EV,为什么?这也是罚款条款导致的。据说按2020年欧盟的量及油耗,到2030年要面临600亿欧元的罚款(如果不做EV的话)。所以是另外一个手段。如果没有这个政策,消费者会不会买你的新能源车?

  Total Cost of Ownership(总持有成本),一辆车,传统的车,初始购置费用大概占了整个生命周期的40%左右,其他35%是燃油的钱、10%是保养的钱、15%是保险。

  我们做这样一个假设,一个我们销量最大的A级家用轿车,一个传统车大概售价,我们说质量相当的车大概10万元左右,一个电动汽车BEV 400公里左右的大概售价在15万元左右,这是目前的状态。这是购置成本,我们讲的购置净成本。我们计算看5年10万公里这样的周期,5年10万公里以后的净成本,实际是你的新车成本减残值。假设电池从去年的1000元人民币/度左右,到2025年可以做到600元/度左右,按照这个,我们做了一些假设。大家可以看到,目前这个阶段即使厂家不赚钱、国家有补贴,因为残值不高,因为电池的成本比较高,跟传统的内燃机车比,在现在这个时间点,纯电动Total Cost of Ownership是没有优势的,就是用户正常状况下是不会去买新能源车。

  能够改变它的最重要的因素,第一,是电池成本快速下来;第二,是纯电动车的残值要上来,残值上来意味着使用时间延长、意味着可靠性提高、电池衰减降低,你要让用户觉得二手车是有价值的;第三,是单位百公里电耗要下去,对电池需求依赖要降低。这几个因素是有可能促成纯电动车在2025年的Total Cost of Ownership低于传统动力车。如果到那个时间点这个情况能够出现的话,我们所有的政策性措施都可以不需要了。

  刚刚讲了很多技术路线,我们上汽对外官方宣传一直这样说,我们三个技术路线都在努力,我们在插电混动和纯电动上努力实现规模化销售,在燃料电池技术上探索商业化的示范运行和小批量的生产,但是最主要的还是摸索燃料电池堆的技术进步。但事实上,我们在做法上是有一些差异的,大家注意我们上汽早几年的车主要卖的PHEV车,到去年开始我们的EV车有一定的量。

  有两方面的因素:第一,就是刚才前面那个原则,早几年的时候Total Cost of Ownership PHEV比EV要好得多。第二,市场端,消费者的需求,虽然在北京我们PHEV就卖不了,但是在上海、在广州、在深圳、在杭州,最近的2017、2018、2019年,既有PHEV车、也有EV车,而且同一个车的尺寸性能差不多相当的情况下,从我们真实的个人用户购买这个车的比例来看,我们PHEV的接受程度要高于EV的接受程度。为什么呢?我们来做一个分析,PHEV有这样一个差异化的优势,跟EV比,当EV的电池用完了急需要充电的时候,如果找不到充电就动不了,但是PHEV有这样的应急能力,跟HEV比成本并没有相差很多。这是我要告诉大家的,上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大规模生产的HEV车强混。为什么?最大的原因,就是HEV的电池很贵,虽然只需要2度电,但是功率需求要100千瓦,就是50倍C。我们尝试用各种途径,包括找全世界的电芯供应商来跟我们商量怎么样做这个电芯,但是发现我的目标是要做到1000美元的物料成本,这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。PHEV的电池相对竞争没有EV那么激烈,但是还是比较激烈的,我们创造了一些解决方案。它跟HEV的电池比,PHEV电池是10度电,但是我的总成本并没有增加很多,接下来往下发展就差不多了,也许就增加两三千人民币就够了。但是对用户来说,日常的通勤可以用纯电来进行,使用成本会大幅度降低,这跟传统车相比有一些优势,当然我们可以具体看一下。

  (见PPT)这张图是印证我刚才说的,用户开EV车出去跟开PHEV车出去他的心理焦虑、活动区间是完全不一样的。这是我们在上海地区注册的、在上海卖掉的EV车、PHEV车的活动范围,红点就是这些车子跑到的区域。可以看出,PHEV的活动范围远远超过EV车,EV基本上上海市区跟崇明区,节假日周末就到崇明走走,再往南杭州已经到了极限。但是大家可以看到合肥有一个比较多的点,是因为我们有一批在上海注册的EVCard(环球车享)拿到那边去做运营了。PHEV车活动范围基本上跟传统车的活动范围相类似,没有差别,所以使用便利性PHEV还是优于EV的。

  第二,真实的油耗。刚才杨院士说有一些PHEV车主从来不充电,是有这样的情况,因为没有充电桩。在上海,必须要安装充电桩,PHEV车才能上牌照,所以这种人占的比例是很低的,除了像最早有一批e550拿来做专车的运营车辆,那是另外一回事。我们的公司里面大概有几百位员工买了PHEV车,他们真实的油耗,告诉我的数都是低于1L的,当然他们条件是很好的,因为在家里能充电、在公司也能充电。我们这个数据是所有数据的综合,可以看到,我们的eRX5 PHEV版的,真实的平均油耗是3.8L/100km,但是我们同样的传统车的真实油耗应该是在10L左右,相对传统燃油车来说还是少烧了大量的化石能源的,还有像路权、驾驶平顺性这些方面的优势。

  总结来看,随着补贴的退坡以及消费者对PHEV接受程度的一些变化,我们现在做了这么几件事情:第一,用什么样的技术来支撑,使得我们的新能源车的Total Cost of Ownership能够跟燃油车进行PK,这就是我们核心的PHEV的技术,包括电池跟驱动系统。第一代早期的做法,我们花了差不多10年时间才成熟,但是成本的压力非常大,所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我们的驱动系统在进行替换,我们的电池系统也在进行替换。早期一个10度左右的PHEV电池要4-5万元,现在10度左右的PHEV电池在1.5万元以下。这个驱动因素最主要的是被政策倒逼的,我们将来要跟燃油车竞争恐怕还要继续努力。另外驱动系统,从原来的双电机,我们有串联、有并联,叫混联系统,这是上汽特有的技术,现在开始已经陆续用单电机来驱动,这样能够带来成本上很大的优势。但是问题是控制变得更复杂了,要实现原来的性能,机械上面的复杂程度也提高了,但是没有办法,要生存就得要有成本上的优势,所以我们还会继续努力。现在正在做的我并不是最满意,我们还要花1—2年的时间把它进一步集成化,把驱动系统做到跟一个8AT差不多的价钱,这是我们的目标,这个会在两年以后实现。到两三年以后,等我们的电气系统和驱动系统稳定了以后,我们有信心在PHEV上完全可以实现对传统燃油车总拥有成本的综合优势。

  刚刚讲到电动车,不知道别的整车厂情况怎么样,我们去年的销售并不是非常理想,同时市场上的价格竞争已经使得我们只有理论上的毛利了,再往下降、补贴再往下退,不大规模降低成本或者不找新的出路是没有办法的。去年我们做了一件事,下半年开始我们尝试在英国卖我们的MG EZS,这是一款纯电续航里程335公里的一个SUV,没想到反映非常好。受这个鼓励,上汽的国际业务部又把它带到欧洲市场试水,效果很好。同时我们在泰国、印度工厂开始在当地生产跟销售我们MG品牌的车了,那些同事也非常感兴趣,非常积极把它带了过去,结果反映也很好。这几个市场从人均收入水平来看有很大的差异的,印度、泰国的收入还不如中国高,但是我们车的售价远远高于国内市场,而且销量这一款车型这几个市场加起来比国内市场大好几倍。受这个影响我们会继续往这方面努力,把我们其他的更好的车型介绍到这些市场去。

  降低成本很大程度上跟摊销非常有关系,我们现在捷能有将近500个工程师,一年的人工成本2.5亿,还有开发成本,如果一年只卖10万套,大家可以做一个非常简单的测算,只卖10万辆车,每辆动力系统的摊销成本就是2500元,这个是人工摊销,再加上开发的摊销,每套可能要摊三四千、四五千元,是没有竞争力的。上汽希望一方面跟产业链合作,另外一方面也很愿意跟我们的同行来分享我们的技术。你加入进来,如果你的技术好我也可以用你的,这样能够从规模上来获得一定的成本节约。归纳起来,一个是技术进步来实现成本的降低,一个用规模优势来摊销成本,创造更有价值的产品,赢得市场的需求。所以我觉得,从这几个方面综合的努力来看,我觉得我们无论是PHEV、EV,都还是有很好的机会能够实现长远的目标。

  敬请关注【盖世直播】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(2020)

  https://m.gasgoo.com/news/topic/223

  提示:本文根据发言整理,未经专家审核,请勿转载。

下一篇:陕西将支持西安、咸阳共建临空经济示范区 支持
版权所有 © 吴江市今朝化工科技有限公司    地址:吴江市平望镇通运西路10号    联系人:储建华    手机:15995519292
  苏ICP备11079678号-1